很抱歉,出错啦!

您现在的位置: 荒漠生态综合整治技术推广系统>> 技术培训>> 环境时事>> 世界沙漠化防治日>>正文内容

    中国生态环境的主要问题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的造林绿化、整治国土事业成就巨大,局部地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但是,由于长期大面积的森林植被被砍伐,水土流失严重,目前的治理速度仍然赶不上破坏速度,局部治理、整体恶化的趋势没有得到根本扭转,生态环境面临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不断恶化的生态环境直接威胁和影响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1)水土流失和荒漠化面积不断扩大。据1998年统计或估计的数字,全国水土流失面积367万平方千米,占陆地面积的38.2%;荒漠化土地面积262.2万平方千米,占陆地面积的27.3%。(2)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加剧。全国平均每年新增水土流失面积1万平方千米,新增沙化土地2 460平方千米;1949年以来,因水土流失泥沙淤积减少湖泊500多个,减少水域面积1.86万平方千米,淤废水库总库容200亿立方米。(3)造成的危害和损失严重,各类自然灾害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 000多亿元。

    从沙质荒漠化的发展趋势来看,存在着局部好转、总体蔓延的特点。据统计,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荒漠化土地增加了2.1万平方千米,年平均增加约2 100平方千米,呈蔓延趋势。今后需要重点治理的地区分别是:(1)内蒙古乌兰察布草原南部的后山地区和察哈尔草原(以及河北坝上)等,主要原因是过度农垦;(2)内蒙古东部的科尔沁沙地,主要是固定沙丘(沙地)被过度农垦、放牧和樵采而造成沙丘活化;(3)近年开发的沙质草原能源基地(如毛乌素沙地的神府煤田等)。

    历史时期造成荒漠化的人为因素图式

     

    新疆的生态环境问题

    新疆用地结构不合理的矛盾长期存在,主要表现为种植业发展很快,人工林和人工草场建设缓慢。林地不足使部分农田得不到防护林保护;农村薪炭林面积偏小,能源缺乏;人工草场面积小,缺乏饲料保证。

    新疆现有耕地5.88万平方千米,盐碱地面积占1/3以上。耕地土壤肥力普遍较低,有机质含量多在0.5%~1.5%之间,北疆较高。因缺水干旱而形成的干旱型低产田约2 470平方千米;因缺水、缺肥等原因,每年都有一部分耕地休闲,休闲地面积一般要占到耕地面积的15%~17%。20世纪50年代以来,新疆耕地面积持续增长,新垦耕地3.4万多平方千米,所占土地多为高产草地,开垦草地的同时也产生大量撂荒地。1983年起,新疆粮食自给有余,但肉食供应不足。在河流沿岸和扇缘带的撂荒地上,土壤多已次生盐渍化,不少地段变成寸草不生的盐碱滩,南疆叶尔羌河下游农区盐渍化土地占耕地面积90%以上。

    过度放牧使干旱类型的草地植被得不到正常生长和发育,草群盖度变稀,草层变低,劣质牧草和不食草类增加。巴音布鲁克天山山地草场退化面积达450平方千米,占可利用草地面积的48%以上;塔里木河下游英苏以下草场因沙化已丧失放牧价值。滥采滥挖甘草、麻黄、贝母、罗布麻等药材,以及樵采梭梭、柽柳灌丛等,均严重损害了草地资源,导致草地植被逆向演替。目前,新疆天然草地有效利用面积48万平方千米,因超载过牧等造成的草场植被严重退化面积达8万~13万平方千米。

    新疆森林资源贫乏,有林地面积1.52万平方千米,灌木林面积9 880平方千米。森林分布不均,山地占林业用地的61%,北疆天山北坡和阿尔泰山南坡森林占山地森林面积的88%。林种组成中,防护林占61.89%,用材林占22.07%,特用林占5.68%,薪炭林占5.22%,经济林占5.14%。这里的林种结构不合理,南疆广大农村缺乏能源。林业经营重采轻造,30年累计采伐森林850平方千米。伐区集中,采伐过量,采伐强度偏高。天山北坡森林面积仅占全疆山地森林面积的30%,但采伐面积却占森林总面积的69%。皆伐面积约占40%,伐后郁闭度不到0.3的疏林地占40%,而迹地更新仅330平方千米。过去减少的50多万平方千米森林(含灌木林)未能恢复。毁林开荒、偷砍伐、樵采等现象也未杜绝。

    受人类活动的影响,艾丁湖、玛纳斯湖、罗布泊、台特玛湖现已干涸,湖区植被死亡,动物迁移或消失,形成严重的沙化区和雅丹地貌。随着兴修水库、截流引水灌溉农田等活动的扩大,因灌溉不合理和排水系统不配套,水库附近和灌区周围土壤发生了次生盐渍化和沼泽化,形成沼泽化和盐化草甸草地。不适当地大量垦荒屯田,过度利用水资源,也使河流流程缩短或断流。目前塔里木河下游基本断流,地下水位由20世纪50年代的3~5米降至80年代的11~13米。塔里木河水量逐渐减少,洪水泛滥和侧渗补给范围不断收缩,流域洪泛地草甸、沼泽化草甸和盐化草甸面积缩小,荒漠化程度加重。昔日塔里木河流域一望无际的葱绿草地,现多已变成荒漠景观,下游阿拉干以下至尾闾台特玛湖的河段很多已被流沙掩埋,70年代以来,沿岸草地已不复存在,演变为稀疏植被或盐碱滩。

    甘肃生态环境问题

    甘肃多年平均降水量在40~800毫米之间,年际变率大、季节分配不均,降水从东南向西北呈递减趋势。民间广泛流传“十年九旱”、“三年一小旱,十年一大旱”等说法,威胁最严重的干旱主要表现在春冬两季。中部地区及河西地区是全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降水量少于350毫米,无灌溉条件就没有农业。干旱威胁导致农业生产大起大落,产量低而不稳,年均农田受旱面积达6 800平方千米。

    甘肃河西地区北部及白银市景泰县境内,分布有较大面积的沙漠,其后即为广阔的绿洲农田,有些地区和地段风沙危害及沙化情况相当严重,河西地区商品粮基地建设面临荒漠化的严重威胁。目前全省荒漠及荒漠化土地面积3.06万平方千米,其中约有1.32万平方千米是历史时期形成的。由于水土资源利用不当,沙区的20个风沙县中仍有138个乡、4 000平方千米农田遭受风沙灾害的威胁。玉门市北部的沙漠边缘线近20年来南移10千米,沙化土地达87平方千米。民勤县在20世纪50年代初有耕地613平方千米,因风沙侵袭和干旱缺水等原因,耕地缩减到400平方千米,绿洲土地退化490平方千米,草场沙化3 000多平方千米。

    多年来,受人类活动影响,加上土地资源管理不善和开发利用不当,现代土壤侵蚀一直在加剧。全省水土流失面积达39万平方千米,占土地总面积的85.7%,输沙总量5.79亿吨,土壤侵蚀模数3 000~10 000吨/平方千米。水土流失类型主要有水力侵蚀、风力侵蚀、重力侵蚀(滑坡、崩塌)和融冻侵蚀四种。其中水力侵蚀面积14.8万平方千米,主要分布在陇中、陇东、陇南地区;风力侵蚀面积22.4万平方千米,主要分布在河西地区;融冻侵蚀面积只占土地总面积的3.9%;外流河流域以水力侵蚀为主,内流河流域以风力侵蚀为主。

    甘肃黄土高原丘陵区和陇南山区在阴雨季节常发育滑坡和泥石流,陇南山地是全国滑坡和泥石流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全省滑坡和泥石流分布面积达11万平方千米,有滑坡4万多处,泥石流沟1万多条。

    甘肃的环境污染大体集中在工业生产中废弃物质的排放、农业生产中工业产品使用过量、人类生活垃圾排放这三个方面。由于甘肃工业集中于大城市,工业污染也主要分布于大城市及其周围地区。工业废弃物排放包括工业废水、工业废气和工业固体废物和有毒物的排放,达标排放率低。

    内蒙古土地利用中的问题

    内蒙古自然条件差,土地裸露,风大沙多,干旱、大风影响着土地利用。全区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的地区占一半以上,蒸发量一般超过降水量3~5倍,西部地区超过10倍,干旱灾害频繁。降水又多集中于夏季,多大雨、暴雨,易形成洪涝灾害,引起水土流失。年平均风速多在3~4米/秒,北部高原区在5米/秒左右,春季最大。高原区冬春不低于8级的大风日数,一般在20~40天以上,最多的超过60~100天,加大了干裸土地的风蚀沙化速度。每年因风沙侵害、沙化丧失的土地面积相当于一个中等旗县。

    本区由于过牧、不合理的开垦、排灌设施不配套等原因也造成了土地沙化、草场退化、土壤侵蚀和盐渍化等问题。全区遭受风蚀沙化的土地达74.4万平方千米,占总面积62.89%,造成严重危害的面积占20%。牧区草场退化面积占可利用草地的20%以上,农牧林交错地带占40%以上,个别地区达60%。水土流失面积27.2万平方千米,造成严重危害的占11%。盐渍土和盐渍化面积3.2万平方千米,特别是河套地区土地盐渍化较为严重,已影响到农业生产的发展。

    土地经营方式粗放,效益较低。受自然条件和经济条件的限制,耕作制度上长期习惯于广种薄收,耕地撂荒或轮歇较多,一半的耕地施不上肥。畜牧业生产靠天养畜。城镇土地利用中空闲地多,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伴随大规模的能源开发,各类非农业建设用地逐步扩大,耕地面积不断下降,土地复垦任务艰巨。

    沙坡头自然保护区

    沙坡头位于宁夏中卫县城之西20千米,腾格里沙漠的东南边缘,黄河北岸,海拔1 200~1 500米,面积120平方千米。土壤属灰钙土,兼有流沙。起风时数年平均900小时,年平均风速2.9米/秒,最大风速34米/秒,最大风力11级。植被主要有沙生植被、湿生植被和人工植被三大类型。1983年6月5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第二十三次常务会议批准建立沙坡头自然保护区。

    50年代初,这里是一片风沙的世界,发育着形态齐全的各类沙漠地貌。莽莽黄沙不断由西北向东南侵袭,直到汹涌东去的黄河岸边,形成一道高百余米,宽两千余米的游动沙堤,直接威胁着农田和包兰铁路。经过多年的人工种草、造林等综合措施治理,筑起了一道绿色长城,不仅控制了腾格里沙漠流沙侵袭,保证了包兰铁路的畅通,也改善了生态环境。如今的沙坡头已是林草茂密、果树成行之地。穿越沙区40多千米的铁路两侧,被层层绿树护卫着;2.13平方千米林间沙地上已形成厚厚的结皮,长起了苔藓层,标志着沙漠已逆转为土壤;被流沙掩埋的29平方千米农田已改造成硕果累累的田园,新开发的13平方千米沙漠地已得到综合利用。

    沙坡头是一个沙漠生态类型的自然综合体,也是闻名中外的治沙典型和科研教学基地。联合国粮农组织、人与生物圈组织以及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印度和北非一些国家的专家、学者相继到沙坡头参观访问,国内农林学院的师生也将沙坡头作为考察和实习的基地。奇特的沙区景观和沙区边缘的古长城、峰火台等历史遗迹,也是游人必到之处。

    在沙堤中段,有一形似簸箕口的坡陡势险的区域。夏秋季节,游人顺堤滑下,可发出各种奇妙的声响,这就是有名的“人间难得几回闻”的沙坡鸣钟,属世界少见的自然奇异现象。人们从沙堤顶端下滑,可清晰地听到“沙坡鸣钟”的歌声。初听好似古刹山寺的钟声,由远及近,悠扬洪亮;继而声响发生异变,颇有白居易《琵琶行》中“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感觉;最后如高空飞机的轰鸣。

    附近的沙坡头村有50多户人家,人均土地0.067公顷,仅够吃粮,致富则靠旅游资源开发。1985年以来,在旅游部门帮助下,沙坡头人先后开发了沙坡头滑沙、乘羊皮筏子漂流黄河、腾格里沙漠探险等项目。

    附近待建的沙坡头水利枢纽工程属黄河上游规划的第14个梯级水利枢纽工程,具有灌溉、发电综合效益。装机容量12.48万千瓦,年发电量6.7亿千瓦时。建成后将变卫宁灌区无坝引水为有坝引水,灌溉面积947平方千米,其中改善灌溉面积720平方千米,新增灌溉面积227平方千米。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