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出错啦!

您现在的位置: 荒漠生态综合整治技术推广系统>> 技术指导>> 案例分析>>正文内容

    哈萨克斯坦防治土地荒漠化经验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推广机制:[行政引导+项目牵引+效益诱导]

    运作模式:[]

    技术/模式:[]

    典型问题:大面积沙漠化及污染土地治理与防沙治沙

     

    哈萨克斯坦粗放的畜牧业几十年一成不变,根本没考虑饲料基地的建立和有效的土壤保护措

    施。大片土地军用致使自然环境受到破坏,导致了重金属、杀虫剂、放射性物质、伦琴射线等对环境日益严重的污染,严重地损害了人民的健康。这就使本来就没有优良的自然地理环境的哈萨克斯坦生存条件更加恶劣。据统计,在最近的80年期间,哈萨克斯坦有55%的土地变成了荒漠或半荒漠。

        目前,摆在哈萨克斯坦面前的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防止自然环境的进一步恶化,采取切实可行的具体措施来恢复自然生态系统.根据哈萨克斯坦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9951月全国耕地面积为3370万公顷,其中610万公顷为低产田,盐碱地为380万公顷,沙地或半沙地为120万公顷,5万公顷的土地常年遭受水患和风暴的袭击。

        40年来不计后果地从农田和新垦荒地中掠夺性地生产粮食,破坏了农田耕作的基本规律,造成了土壤中腐殖质的匮乏。以北哈萨克斯坦为例,40年中腐殖质含量减少了20-30%。全国有24.9%的耕地腐殖质含量在2%以下,46.5%的耕地在2-4%,23.9%的耕地为中等含量,大约在4-6%之间,只有4.7%的耕地腐殖质含量较高,超过了6%。目前,防止耕地中腐殖质流失的有效办法不多,人们常用施肥的办法来补充农田土壤中的腐殖质。根据哈萨克斯坦土地耕作研究所的数据,在腐殖质含量在1.47%的浅色栗钙土上长期施用磷、钾肥,腐殖质的含量可提高到1.76%,如果同时再施用农家肥,可达2.05%

        哈萨克斯坦的荒漠化过程往往伴随有灾情:由于水和风的侵袭,每年有1.2亿公顷的土地程度不同的受害,其中严重受灾的有1150万公顷,遭受水害的土地为310万公顷。

        哈萨克斯坦的耕地保护部门规定,必须使用浅层中耕机作业,以保护土壤中的根茬及秸杆。为提高土地的抗灾能力,还采取了堆积冰雪,修建屏障以及采用机器耕作等措施。为便于轻型机械作业,该部门推广了条形播种小麦的办法。在受灾严重的地块上还可以种植牧草。山前平原的水侵一般出现在坡度为0.3-1的山坡地上,往往会导致中等或严重的水土流失。为防止这种现象出现,需要运用综合措施。

        北哈萨克斯坦土壤的侵蚀与土壤冻结的程度,即冻结层的深度有关。因为水分很难渗透到冻结层以下的土壤里。因而多半的雪水变成了地表径流。为减少这样的水土流失必须采取综合的土壤保护措施。根据哈萨克斯坦农田科学研究所的统计数据,在坡度耕地上进行一般性的耕作,当土壤深度与20-22cm,水流系数为0.27,每公顷土地水土流失为3.4吨。当用浅层中耕机作业时,虽然效果稍好一些,但水土流失的问题仍然存在,这时的水流系数为0.1,水土流失为每公顷0.6吨。两种耕作方法的产量分别为每公顷13公担和16公担。在东哈萨克斯坦和北哈萨克斯坦的黑土地上,耕作开沟时要和斜坡横向垂直,用以保存积雪,减少地表径流的水土流失。

        在哈萨克斯坦干旱条件下,水对土壤的侵蚀只是整个荒漠化现象的一个局部问题。这种现象只能在雨季和气候温暖的地区出现。其结果,使干旱天气出现的频率增强,强度增大,造成了土壤的盐渍化,导致植物的退化等。

        哈萨克斯坦有保护和营造大面积森林的经验。目前,全国森林储备达2160万公顷,其中覆盖面积为960万公顷。但由于森林地区载畜量过大,农药使用不当,过度砍伐,地下水减少以及对森林火灾重视不够等原因,目前的森林面积已大大减少了。现在已经开始在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咸海、阿尔泰矿区、江卡里山区、塔拉斯基、阿拉套等地区进行恢复森林及重新建立人文景观的工作。计划在咸海的干涸的滩涂造林300万公顷,使北哈萨克斯坦的森林覆盖率达4.3%,南部地区达3.6%,灌区达2.5%

        哈萨克斯坦积累了不少关于利用和改善沙地牧场的经验。沙地牧场在哈萨克斯坦有33.6万平方公里,约占整个荒漠景观的30%,其中2500万公顷常年遭受风害。传统的沙土植物是小牲畜和骆驼的秋、冬、春季理想牧场。但是在经营沙地牧场时,不仅应考虑牧草的成份、结构、生物性能,而且还要顾及到牧场本身生态系统的脆弱性,载畜量不能过大。在那些水草较为丰盛的地方,用粗犷的方法放牧羊群和骆驼会改善原有的脆弱生态系统,减少风的侵袭,使荒漠化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实际上,这种以季节性放牧来改善沙地草场质量的办法有很大的局限性。其一,这样的改良办法只能在水草较为丰茂的草场上进行。其二,这种办法主要使植物的生长态势增强,而对水土本身的改良作用不大。

        关于固沙造林的经验还是在本世纪初,由一个营造松林组织于1911年在乌里京斯基沙漠到图克斯巴铁路种植了 Haloxylon,Tatarix,Caligonut, Elaeagnus, Pinus Silvestris而开始的。后来为了保护北方的獾,切尔卡里试验站成功地进行了松树栽植。阿克纠宾斯克州乌依斯基森林研究所也成功地营造了长达100公里的森林防护带。该所在5.77万公顷的土地上成功地种上了梭梭草的事迹最为著名,其中在克孜勒奥尔达州的沙土上就种植了1.65万公顷。哈萨克斯坦目前尚缺乏用飞机播种草籽进行固沙或用植物改良方法固定新月形沙丘的经验。但在1990-1995年,有关部门在咸海干涸的海滩上用常规农艺措施成功地种植了一些沙生植物。

        在废旧矿区恢复农牧业生产、修筑公路及其他设施对哈萨克斯坦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类似这样的土地哈国有10万公顷,仅卡拉干达州废旧煤矿就占地2900公顷。在东哈萨克斯坦,日尔干达及阿克纠宾斯克州,废旧矿区占地现象十分普遍。

        重新恢复耕作方法。这些方法可以说是根本性的,即通过营造植被来改变土壤的生物化学组成。如果荒漠化程度不太严重,也可直接通过农业耕作和植树造林来达到这样的目的。土地的重新恢复可分为工程措施阶段和生物改良阶段。所谓工程措施,即在拟进行改造的地块上,按照土壤受害程度的深浅,运进一定量的肥沃土壤并引进适合于该地生长的植物品种。如果该地土壤有毒,则可用沙石隔离、覆盖或用中和办法来消除毒性。生物措施是采取综合的农业耕作办法或土壤改良措施,以恢复旧的生态群落或建立新的生态群落。

        在采矿或对地下矿藏进行再加工时,预先考虑矿山的再恢复已成为矿山经营的一个组成部分。在采矿或对矿产品进行再加工时,首先要把该矿山范围内的土壤腐殖质收集起来(表层及过渡层)。以后在对矿场进行恢复时,再把该地段内的腐殖质返回到原土壤中去。各部及有关部门在对矿山进行开发时,首先要拨出矿区再恢复的资金。要对矿山土壤的种类,土地的使用规模进行登记,对土地恢复的工程投资要提前进行预算等。

        一些科研机构和生产单位目前正在进行不同气候条件下改造硫酸钙土、褐土及盐碱土牧场的试验。卡拉库尔羊羔研究所通过选育一些适合于沙漠生长的牧草及对草场进行轮牧等措施,对草场进行了根本改革并连续多年高产稳产。这些适合于沙漠生长的植物有优地茯、优岩篱、盐木及木猪菜等。据统计,通过引进这些耐盐耐旱牧草,大大地提高了牧草产量(一般都能提高4-5)。在这样的草地上放牧卡拉库尔羊,草场的利用率提高了40-50%。该研究所经过20多年的研究,证明了像优地茯、优岩篱、梓味篱及鹅冠草等灌木为主要草种的牧场产量,较之一般牧场产草量要高出4-5倍。

    摘编自《哈萨克斯坦防治土地荒漠化经验初探》,孔田域,全球科技经济瞭望,1998.2

     

    补:乌兹别克斯坦开展吉兹尔库姆沙漠治理工作

    乌兹别克斯坦开始着手开展吉兹尔库姆沙漠治理工作。吉兹尔库姆沙漠很快将开始实施两处重点荒漠治理工作:一处位于卡拉卡尔帕克的卡扎克达里亚村;一处位于吉兹尔-拉瓦特村,距布哈拉250公里。

    该工程总造价为270万美元,其中95余万美元来自全球生态基金,20万美元来自联合国项目发展基金,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出资约160万美元。该项目工程旨在降低土地沙漠化,维持生态平衡。

    据悉,项目试验阶段将试用3种方法固定移动沙丘,譬如种植苇草、梭梭等沙漠植被。在盐碱地带实施开挖犁沟种植。项目计划在5年内完成实施工程。预先借鉴了中亚地区沙漠化治理工程经验。预计工程完工后,可减少沙漠化面积,维护生态平衡并改善沙漠物种生存环境。

    摘编自(http://euroasia.cass.cn/news/395128.htm),《乌兹别克斯坦开展吉兹尔库姆沙漠治理工作》,2009-08-19,亚心网,译者刘丽霞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