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出错啦!

您现在的位置: 荒漠生态综合整治技术推广系统>> 技术指导>> 案例分析>>正文内容

    澳大利亚沙化防治经验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推广机制:行政引导+项目牵引+效益诱导

    运作模式:政府主导+科技支撑+行业引领+企业/农户经营

    技术/模式:法规引导模式;沙漠化综合科学防治与生态保护利用技术模式

    典型问题:大面积沙漠化土地治理保护与沙漠化土地生态利用

     

    1 澳大利亚自然条件及沙化现状

    (1)人文与地貌特征

    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东半部,介于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由澳洲大陆和塔斯曼尼亚等岛屿组成。澳大利亚总面积为 769.2万km2,总人口 2118 万人(2008年),其中,约74%是英国及爱尔兰后裔,亚裔约占5%; 土著居民约占2%;人口密度为2.75人/km2,海岸线长达36735km,虽四面环水,但干旱和半干旱土地却占澳大利亚面积的75%。澳大利亚全境可分3区,分别为3种不同的地貌:①东部山地,海拔800~1000m,南北长达2800km,东坡陡而西坡缓,北低南高,主峰科修斯科山海拔2230m,为全国最高点,在东部沿海有全世界最大的珊瑚礁──大堡礁;②中部平原区,由东部山区坡地往西延伸,经半干燥的牧区,直达岩石沙丘遍布的沙漠带———澳大利亚“红心”,是一片广大的台地,海拔200m以下,起伏小,北部是卡奔塔利亚平原, 中部盆地称大自流盆地,盆地中埃尔湖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咸水湖,低于海面12m,为全国最低点,也是澳大利亚最干燥的地区之一;③西部高原区,大部分为沙漠,海拔200~500m,也有一些海拔1000~1200m的横断山脉,平均海拔约450m,共有三大沙漠,自北而南为大沙沙漠、吉布森沙漠和维多利亚大沙漠。

    (2)气候特征

    澳大利亚横跨三个气候带,大陆北部地区是湿润的热带气候, 东部中央地区和西部沿海属于温暖而不太炎热的亚热带气候, 而大陆南海岸和塔斯曼尼亚州则属于较凉爽的温带气候。全年平均气温北部为27℃,南部是14℃,平均年降雨量为465mm,每年降雨量的变化幅度很大,分布很不均匀,内陆地区干旱少雨,年降水量不足200mm,东部山区500~1200mm。澳大利亚大陆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饮用水来源主要靠自然降水。

    (3)沙化现状

    由于欧洲移民的逐步登陆,日益扩大农牧业生产范围,特别是19世纪中期在维多利亚州发现了金矿后,移民骤增,掀起了淘金热,一味无节制地毁林扩牧、毁草经农、过度放牧、开矿破坏,加上鼠兔危害,使原有良好的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导致土地严重退化,加之气候干旱,更加剧了澳洲沙漠化程度。目前,澳大利亚干旱半干旱土地占国土面积的75%,主要分布在西部和中部地区,沙漠面积269万km2,占国土面积的 35%,属热带沙漠,如大沙沙漠、吉布森沙漠、维多利亚大沙漠和辛普森沙漠,是世界上受沙漠化影响严重的国家之一。

    除土地沙化外,土地盐渍化也比较严重。澳大利亚有5.7万km2的土地受盐渍化的影响,主要分布在东南和西南角, 这个数字在50年后可能增加到17万km2。盐渍化使农业减产,建筑、道路、桥梁和地下管道受损,生物多样性下降,还引起其他形式的土地退化。土地沙漠化严重影响着澳大利亚畜牧业和农业的发展,成为澳大利亚面临的重大环境问题之一。

    2.澳大利亚防沙治沙的重要经验

    综合施策、多管齐下: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农业以畜牧业为主,土地退化、沙化是影响生态环境和畜牧业生产的主要因素。各级政府部门十分重视土地沙漠化问题,进行了大量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积累了很多土地保护管理的措施、办法和经验,并取得了明显成效。由于澳大利亚政府采取了有效的防沙治沙政策、机制和措施,虽然地处世界上四大“沙尘窝”之一,近几年却没有发生过大的沙尘暴。

    (1)颁布有利于防沙治沙的法律法规

    澳大利亚为保护环境、防治土地退化和沙化,制定了一些相关的法律法规。如《2003年澳大利亚沙漠知识机构法》,成立了鼓励和帮助沙漠、贫瘠地区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教育培训、调查研究机构———澳大利亚沙漠知识机构,主要目标是引导在沙漠和贫瘠土地区,在促进群落和谐、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发展财富创造活动。该法规的推行,保护了澳大利亚荒漠化区域的生态环境,在防止土地退化的同时促进了该区域经济的发展。为了保持土壤资源和水资源,减轻土壤侵蚀,制定了《土壤保持法》,明确了机构、组织和个人在土壤保持中的权力和义务,防止了在土地利用中的过度开发。此外,还有《1999年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案》、《2002年地区森林协议法》等法律法规,共同促进了生态环境的保护。

    (2)采取有效的水资源管理措施

    干旱缺水是导致沙漠化的重要原因,同时水也是沙漠化治理的不可或缺的物质条件。澳大利亚严重缺水,为应对水资源问题,在节水与水资源管理上政府职能明确,实行统一指导。实施了以流域水资源综合管理为目标的充分协商机制,围绕水资源可持续利用的目标,制定了从联邦政府到各州的多目标水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和分水计划,建立了流域委员会协商机制,协商机制为分水管理的有效运行提供了保障;实行以州为核心的水资源统一管理体制,保证了水资源管理政策的实施。

    澳大利亚的水资源开发管理是以州为中心进行的,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节水措施:一是根据用水类别,考虑经济和社会等影响因素实行限额供水;二是加强管理,严格控制地下水开采,提高水的利用价值,大力推行节水系统,如喷灌和滴灌等,对发展旱作及节水农业给予一定的补贴和扶持;三是制定长期规划,充分利用现有水资源设施以及处理过的废水等;四是宣传节水,把节水当作节能的一部分。同时,政府鼓励全民节水,对家庭采集天然雨水设备和海水淡化设备进行补贴,只能用中水、雨水洗车,否则予以重罚。

    (3)实行草畜平衡,严格保护地表植被

    为防止土地沙漠化,提高土地肥力,保持生态平衡,澳大利亚采取了草畜平衡制度及相应的农牧业措施,有效防止了土地退化。澳大利亚把草地建设和保护视为畜牧业生存和发展的脊梁,加强了草场的改良和建设。对国有贫瘠的草场,政府以较低费用长期(一般为90年)租赁给牧业生产者,避免了经营者掠夺式利用草场;通过科学围栏放牧和粮草轮作、禾本科和豆科牧草混播、建立永久草地和一年生草场,提高了草地生产能力和畜牧业生产的经济效益;根据降雨量和植被条件,以草定畜,科学核定载畜量,既合理利用了草原,保持了水土肥力,又防止了过牧退化,稳步提高了生产能力。与此同时,采取了一些强有力措施保护天然草场:一是应用遥感监测技术,合理控制人口密度和牲畜头数,一旦发现有超载过牧或草场退化现象,立即采取补救措施;二是进行科学轮牧、休牧,天然草场也用围栏划分轮牧区,稳定草场的生产能力;三是根据土地缺肥状况,采用飞机播洒施肥,补充肥力;四是对耐贫瘠、竞争性强的耐牧性豆科草进行补播,以提高产草量。

    为减少水土流失,防止土地沙漠化,澳大利亚推行少耕和免耕等保护性耕作技术,现全国免耕与少耕播种面积占耕地面积的71%。保护性耕作使澳大利亚的小麦产量提高了30%以上,多数澳大利亚农民从改变耕作技术中受益。

    (4)推行生态可持续发展理念

    20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开始逐步引入了生态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并正式列入到国家政府决策体制可持续发展的行动计划中。1992年,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了“生态可持续发展国家战略”。针对土地沙化问题,为提高公众意识,吸引土地利益相关者积极参与,提高自然资源管理水平,澳大利亚政府主导成立了“关爱土地”组织,该组织为土地所有者、土地管理者、私有企业、各级政府部门搭建了一个合作沟通的桥梁。该组织目前大约有4000多个小组,约有40%的农民参加,他们经营着澳洲60%的土地和70%的国家水资源。生态可持续发展理论有效地把“关爱土地”运动和制定土地利用决策工作结合起来,为实现经济和环境的协调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防止土地沙化的同时保护了土地所有者的经济利益。

    澳洲政府在实施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中,非常重视对天然林的保护,应用可持续经营的方式,维护和管理天然林资源。同时,从保护国土生态环境,实施可持续发展长远战略考虑,澳大利亚在总结历史经验中,选择了适度扩大人工林规模,用少量的林地生产商品木材,以满足国内木材需求,进而达到有效保护天然林的目的。

    (5)依靠科技手段治沙,加强监测预警

    从20个世纪8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联邦和州政府就采取措施,依靠监测技术和科技手段进行综合治理。在指导思想上采取宜治则治,宜保则保的原则,对于绝大部分沙漠地区,采取保的措施,主要精力用于防治盐碱地;加强对沙化土地监测,利用遥感技术实时掌握草场植被的变化,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利用卫星监测沙尘暴的起沙源区,有针对性的防护、预警和治理,并实时掌握沙尘暴的移动情况,及时调查灾后损失;大力发展灌木林,增加干旱半干旱区土地的地表植被,并依据测定的土壤、雨水、地表植被等各种因子,科学编制沙化土地防治规划,实行综合治理。

    (6)充分发挥社团与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将宣传保护意识深入社区

    澳大利亚的社团和非政府组织在防治土地荒漠化和环境保护中作用巨大。在环境保护、宣传、培训等方面,基本都以社区为主,通过各种方式加大对农民环境意识的宣传教育和知识水平的培训。政府机构一般不涉及资金、项目的具体管理,而是交给非政府机构组织管理。绿化澳大利亚(Greening Australia)是澳大利亚的一个非政府组织,1982年成立,目前有400名员工,上万个义务绿化工作者,有60个办公场所,其中20个场所在家庭。年活动经费4000万澳元,1/3的资金来自联邦政府,1/3的资金来自本地的大公司和社区机构,1/3的资金是通过一些商业活动和会员的捐赠。他们承担了政府与土地所有者之间的中介,每年培训1.7万名青少年,然后把这些年青人编成组,深入社区从事一定的环保工作。该组织一方面主动承担了政府部门的项目管理、实施政府对农户的补助性政策、培训等,另一方面又将环境保护的宣传教育深入到社区,深入到每个人,提高了公众的环境保护意识。

    摘编自《澳大利亚沙化防治经验及其对我国的启示》,白建华、孙涛,林业经济,2010年5期

     

    补一:澳大利亚沙漠化状况及防治

    政府引导,社区响应

    示范宣传,民众参与

    科技支持,效益诱导

    澳大利亚干旱半干旱土地面积占75%,主要分布在西部和中部地区,沙漠面积26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35%,属热带沙漠,如大沙漠、吉布森沙漠、维多利亚大沙漠和辛普森沙漠,是世界上受荒漠化影响严重的国家之一。这几大沙漠的植被盖度一般较高,多为固定、半固定沙丘,流动沙地较少。干旱半干旱地区的主要植被有桉树、豆科类灌木等。土地荒漠化严重影响着澳大利亚的畜牧业和农业的发展,是该国面临的重大环境问题之一。除了土地沙化外,澳大利亚的土地盐渍化也比较严重。据介绍,澳大利亚有570万公顷的土地受盐渍化的影响,主要分布在东南和西南角,这个数字在50年后可能增加到1700万公顷。盐渍化使农业减产,建筑、道路、桥梁和地下管道受损,生物多样性下降,还引起其他形式的土地退化。

    澳大利亚土地荒漠化的主要原因

    1.自然原因

    澳洲大陆干旱少雨,其干旱半干旱地区的平均降雨量只有270毫米,而且时空分布差异极大,这种气候条件容易引起土地退化。澳大利亚因受亚热带高压及东南信风的控制和影响,降雨少,地势又平坦,空气湿度小,干燥度大,常年风多且大,这种干热风对植被的破坏和土地侵蚀力强,造成严重的土地风蚀。土壤沙物质丰富,容易侵蚀退化。澳大利亚干旱半干旱地区土壤主要是沙壤,土壤疏松,极易受到风蚀和因牛羊践踏而退化。地势平坦,易积水引起盐渍化。澳大利亚干旱半干旱地区地势平坦,局部地区排水不畅,易积水引起次生盐渍化,如维多利亚州,1/3-1/2的土地退化是由盐渍化引起的。

    2.人为原因

    澳大利亚干旱半干旱地区自然生态环境先天脆弱,加上人们开发利用土地资源不当或过度,进一步加剧了土地退化。

    (1)过度放牧。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是个牧业之国,羊毛出口占世界第一位,全国用于放牧的土地面积为250万平方公里,约占国土面积的1/3,占干旱半干旱地区面积的50%。在一些地区由于过度放牧,使草地退化,地表覆盖度降低,从而引发土壤侵蚀,导致土地荒漠化。

    (2)开矿。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丰富,是世界矿产大国之一,是澳大利亚主要经济支柱。采矿业主要集中在新南威尔士、西澳大利亚和昆士兰州,年产值120亿澳元。大规模的矿业开采,破坏了当地的土地资源和自然植被,造成了土地荒漠化。

    (3)引进动物不当致入侵失控。入侵破坏了自然生态平衡,使生物多样性下降。欧洲人定居澳大利亚后,引入兔子、猫、狐、山羊、牛、马等动物饲养,特别是兔子,由于在新环境中缺少天敌,大规模繁殖成灾,破坏了原有的食物链结构,同时引入动物对土地也有践踏破坏作用。

    (4)滥垦滥伐。历史上,澳大利亚除部分原始沙漠以外,到处都分布着原始森林和天然草地。随着200多年前的欧洲人在澳大利亚的定居与开发,大面积的桉树被砍伐,开辟为农地和牧场,使植被遭到了严重破坏。据估计在1770年到1920年的150年内,澳大利亚有80%的桉树被砍掉。深根系的本土树种桉树被砍伐后,地下水位明显上升,原有的自然生态平衡被破坏,土地失去了植被保护,导致了严重的沙漠化和盐渍化。

    澳大利亚防治土地退化和荒漠化的主要措施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土地荒漠化问题得到了澳大利亚联邦及各州政府的高度重视,在防治荒漠化方面开展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工作,进行了大量科学研究和推广,积累了一整套土地保护管理措施、办法和经验,取得了明显成效。

    澳大利亚土地荒漠化治理的典型经验

    1.政府大力投资,开展多种多样的防治项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每年通过多种渠道投入水、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资金约5亿澳元。州级投资远大于联邦政府的投资,每年估计在13亿澳元。澳大利亚民间团体如协会、基金会很多,其中在造林绿化和防治荒漠化方面的投资占的比重不小。

    2.以社区行动为基础,开展多种多样的土地保护、城市绿化项目。目前,澳大利亚的土地保护项目较多,其资金来源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和与环境保护有关的部门、保险公司、私人团体等。这对于防治荒漠化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3.建立示范区。引导农民应用有关知识和技术,可持续利用好水、土和生物资源。澳大利亚的官员和专家认为关键是农民怎么做,突出强调示范区在知识和技术推广中的作用。

    4.注重宣传教育和技术培训,提高农民环境意识和知识水平。澳大利亚联邦、州和地方政府都充分认识到环境教育的重要性,并开展了许多工作,对于政府资助的土地保护项目,要对项目区农民进行技术培训,帮助农民提高与项目有关的土地保护技术。

    5.调整环境政策,提高防治成效。主要表现在:一是项目资金转向资助社区自愿小组。80年代的土地保护项目投资主要发到农民个人手上,但由于农民的水平参差不齐,常常不能很好地完成项目。二是转向培训和示范区。80年代的环境政策主要是发钱帮助农民抗旱,联邦政府为此每年投入很大,培养了农民的依赖思想,效果不太好,1990年停止发放现金,转而加大了技术培训和示范区建设,提高农民应付干旱的能力。三是调节税赋。

    6.控制牲畜数量。为减轻超载放牧对土地的破坏,澳大利亚各级科研机构、社会团体和土地保护项目的工作者经常与农户接触,讨论土地退化问题,告诉农户最大放牧量,使限量放牧的农户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助。

    7.实行轮牧。为减少干旱对牧畜的影响,澳大利亚在牧区内设有饮水槽,一般100-1000

    平方公里设有一个饮水槽,羊牛马等牧畜以饮水槽为中心区域生活。离饮水槽越近,牲畜的活动越频繁,对土地践踏越严重。对土地及植被破坏的程度就越重。为减少这种不良的影响,目前澳大利亚部分地方采用饮水槽轮换的办法,让土地得到休养生息。

    8.以发展灌木林为主,增加干旱半干旱地区的植被资源。当前开展的自然遗产基金项目包括19个子项目,其中灌木林项目就投资3.3亿澳元,占项目总资金12.5亿澳元的26.4%。

    9.采取多项措施防治盐渍化。主要包括发展新的农业和土地利用系统,恢复植被或发展农林业耕作体系,采取挖排水沟和堤坝方式排除土壤中的盐分,或者发展耐盐饲草等。

    摘编自《澳大利亚荒漠化状况及防治》,胡培兴、杨维西、李梦先、周卫东,中国林业,2002/ 3(B)

     

    补二:依靠科技手段强化治沙工程项目管理,加强预警监测水平,宜治则治,宜保则保

    澳大利亚的干旱半干旱土地面积比较大,盐碱化严重,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联邦和州政府就采取措施进行综合治理。

    主要做法:

    (1)针对人们开发利用土地资源不当或过度等原因,采取各种措施减少人为破坏,如控制牲畜数量、实行轮牧、采取挖排水沟和堤坝方式排除土壤中的盐分或者发展耐盐饲草等,尽可能缓解土地退化;

    (2)在指导思想上采取宜治则治,宜保则保,对于绝大部分沙漠地区,基本上没有进行专项治理,主要精力在于防治盐碱地;

    (3)对于防治沙化土地,注重规划,而且是系统地考虑多种因素,如土壤、地形、地表植被、水及降水量等,而不是独立地种树;

    (4)通过大力投资,开展多种多样的防治项目,主要用于土地保护项目;

    (5)建立示范区,引导农民应用有关知识和技术,可持续利用好水、土和生物资源;

    (6)以社区为主,通过各种方式加大对农民环境意识的宣传教育和知识水平的培训;

    (7)各级科研机构、社会团体和土地保护项目的工作者,通过与农户商讨,控制牲畜数量,对限量放牧的农户进行经济补助,同时通过实行轮牧来减轻对牧场的压力;

    (8)发展灌木林为主,增加干旱半干旱区土地的地表植被;

    (9)加强科学研究,运用高新技术加强对土地沙化的监测,使科研成果与生产能有机结合。澳大利亚最主要的研究机构是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简称科工组织CSIRO,The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最大的科学研究机构,每年9亿澳元的研究经费有6亿澳元来自政府拨款,分别来源于联邦政府财政预算和其他横向经费,其余来自于与企业的合作,其中澳大利亚私有企业投入的研究经费约为8000万澳元。CSIRO拥有6500多名科学家、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分布在澳大利亚境内65个研究点。主要涉及农业、矿物和能源、制造、通讯、信息技术、建筑、卫生和环境等方面。其中,他们研制了沙尘暴控制系统,利用卫星遥感系统、航空摄影系统等对全国的沙化土地进行监测,精确度分为1m、10m、100m、1000m以上,通过卫星图上可以发现人为盗伐或破坏植被的行为,就立即采取措施加以制止,做到时时监控。

    摘编自《澳大利亚的治沙与林业可持续经营》,林琼,绿色中国11月

     

    补三:AUSTRALIAN ACTIONS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 AND LAND DEGRADATION

    Summary

    Australia's domestic initiatives in addressing the global problem of combating

    desertification are well established. The continent's erosion prone soils and climatic extremes have necessitated a coordinated and strategic approach to sustainable natural resource management. This approach focuses on collaborative approaches between all levels of government, industry and community in developing solutions. Australian landscapes are ancient and not well suited to many of the land use and management practices imported from other continents over the last 200 years.  The fact that agricultural and pastoral activity are critical components of our national economy has catalysed governments, research institutions, industry and communities to find soundly based and ecologically sustainable approaches to land management. As a result, Australia has amassed considerable experience and expertise in managing and, where feasible, reversing the decline in our natural resource base.

    Australia has been proactive in assisting other affected countries with a range of financial,technology transfer and capacity building support measures.Australian expertise in the management of arid and semi-arid landscapes has gained an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for excellence. In southern Africa,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Australian research on the El Nino/Southern Oscillation complex has been cooperatively applied by the Australian Bureau of Meteorology to develop drought forecasting systems.

    Through the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 (CSIRO)and other research institutions, Australia has had a long-term advisory role in desertification-related work in several Middle East countries, including Jordan, Iran and Libya. Australian expertise is also being engaged in cooperative research partnerships to address severe land degradation problems in a number of Asian countries.  The National Land and Water Resources Audit is a member of the Working Group advising the World Bank led partnership across Conventions in designing the Millennium Assessment initiative.

    Australia has developed a range of policy initiatives to encourage and build capacity in communities to address land degradation. The Australian "Landcare" model of community based action has been so successful it is being internationalised through the International Secretariat for Landcare (based in Hamilton, Victoria).  It has been adapted in establishing 'Landcare South Africa' and interest in the movement from many other countries is growing.

    Australia has, for many years, been working with developing countries affected by land degradation and desertification, including neighbours in our own Asia-Pacific region and Africa. Recognising that prevention of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is essential to alleviating poverty and foster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Government's Australian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usAID) is currently supporting a range of programs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worth approximately $43.9 million. Additionally,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provides contributions to a range of multilateral organisations, which eith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combat desertification.

    The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ACIAR) also participates in desertification and land degradation mitigation by developing innovative technologies and land use methods with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ACIAR, which is a component of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s overseas aid program, has funded a range of projects related to desertification. These projects, which are located primarily in southern Africa, China and India, run over the decade 1992-2002 and have a combined value of $11.5million.

    摘编自(http://wenku.baidu.com/view/6f1735ef551810a6f524861b.html),《AUSTRALIAN ACTIONS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 AND LAND DEGRADATION,DECEMBER 2000》,百度文库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09日